矿用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葛文耀为改革行为负全责

发布时间:2020-10-17 01:10:39 阅读: 来源:矿用风机厂家

葛文耀:为改革行为负全责

在上海市国资委介入处理后,家化平安争斗相关各方明显降低调门。  已被平安免去家化集团董事长职务的葛文耀,在5月14日早晨连发数条微博后噤声,平安方面亦未进一步对外公开发布消息。接掌家化集团董事长职务的平安信托副总经理张礼庆昨日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也不愿直面“内斗”提问:“你要说说人生谈谈理想,我愿意跟你说说。”  此前的5月13日,平安宣布免去葛文耀家化集团董事长职务。对此,仍担任家化集团子公司上海家化(600315)董事长的葛文耀进行反击。  5月14日,上海家化公告称,“相关事宜未影响本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葛文耀仍担任本公司董事长,正常履职”,“目前,正值产品销售旺季,本公司上下正全力以赴地聚焦业务发展,公司的经营活动一切正常。”  上海家化定于5月15日复牌。  “最多是‘擦边球’”  在“噤声”之前的14日凌晨,葛文耀连发数条微博回应质疑。  “企业发展靠人才不是一句空话。待遇低就拿回扣,拿人家一百元,损失企业一万元,国企就这个搞坏,所以我执行‘后门关刹’政策,但需‘前门开足’作保证。”葛文耀在其中一条微博中写道。  在此之前,上海家化也在官方微博给出回应称,“董事长葛文耀在国企时期严格按照组织上核定的金额领取薪酬,去年也严格按照平安核定的金额领取,从未多拿一分钱。”  这份声明解释,“后门关刹”是要求企业高管特别是领导干部不得参与决定任何公司的购买行为,公司同时还执行严格的500元以上礼品和现金卡上缴制度。“前门开足”则是公司在集中精力做好业务的前提下,主动关心并重视高管的薪酬福利。而发放给高管的激励资金,则是通过严格的手续,由组织统一分配发放的。  这条微博并没有使用正式的公司函件格式,也没有公司盖章。  葛文耀在微博上称,“‘后门关刹’、‘前门开足’(由我承担责任),是家化在国企体制下,既保证规范运作,又提高企业凝聚力和竞争力的一项法宝,家化从几百万增加到几百亿,完全没有违法行为,最多是‘擦边球’,但不这么做家化早没了,我为这改革行为负全责。”  对于“擦边球”,上海家化一名高管直言,“可以说活下来的国企,都是这么做的。”  他表示,“我们认为,葛总做的很多事都是为了员工着想,就像葛文耀在微博中说的那样,过去在国资体系下,员工收入较低,如果有‘打擦边球’的情况,也是受制于制度不得已为之。”  该高管解释,设立“共享费”既是为了留住现有员工,也是照顾老员工的公平。“虽然平安是大股东,可以做任何决定,但事情还在调查中,结果还没有出来,就做出这些(包括免去葛文耀董事长之职等)决定,让人难以接受。”  他声称,无论是投资者还是家化员工,谁也不希望葛文耀离开上海家化,他相信调查可以证明一切。  张礼庆:  先把日化做好再延伸  眼下,当事各方依然各执一词。  对于这场内斗,上海社科院部门经济研究所所长杨建文认为,就家化而言,判定对错的标准主要有两个,一是整个程序是否合规,二是是否有利于促进日化产业的发展。杨建文称,后者也是当初国资委选平安而弃出价更高的海航的重要原因,“平安在标书里对于促进日化产业的发展做了相对多的考虑。”  2011年11月,上海家化集团进行改制,平安信托以51.09亿元获得上海家化集团100%股权。大股东和公司管理层经过短暂蜜月期后,矛盾开始显露,直至升级为互相攻讦。  就当前家化与平安的矛盾而言,杨建文认为,无论是双方在投资海鸥一事上意见相左,还是平安出售家化集团位于机场附近的一块地,都只是矛盾表象,矛盾的症结在于双方在战略层面的认识未能达到一致,“说到底是谁说了算的问题”。  杨建文认为,改制之前,葛文耀作为出资人代表,决定虽然要经过审批,但仍有决定权;而改制之后,对于平安所作出的大的战略性决策,只能服从。  对葛文耀来说,发展包括日化在内的时尚产业一直是他向外界传递的梦想。  在上海家化改制之前,葛文耀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由于受限于国有体制,家化集团打算做的一些投资无法成行。葛文耀原计划改制后,上市公司专注做日化,而家化集团则做日化以外的时尚投资。但他没有料到,在引入平安之后,其发展时尚产业的梦想仍然受制。  面对早报记者有关上海家化是否会加码时尚产业的提问,张礼庆昨日回应称,“首先把这个(日化)做好,再来延伸。你就像这个跑步,走都不会还要跑。那会摔跤的。”  “要看管理层的能力……就像小孩子一样,有的8个月就能走,有的两岁才能走。还有个人的体质问题。”张礼庆还强调,他还在熟悉、学习过程中。  “改制成果不应否定”  至于有关变卖家化资产的提问,张礼庆称,“报表不在我手上,我也不知道。”  不过,他也强调,“作为任何一个投资机构,更好的投资当然是最好的,就像一块钱,你当然希望收益高一些。所以不存在变卖不变卖的。尤其是,那些闲在那个地方、不能产生收益的,你放在那里干啥呢?”  根据上海家化的公告,2011年,平安方面在与上海市国资委所签协议中曾作出一系列承诺,其中一项即“决不挪用家化集团资产、占用家化集团资金”。  对此,杨建文认为,类似这样的承诺条款本身值得推敲,“强势的所有者和经营者之间本来就容易出现矛盾,而平安与国资委之间的协议,使得经营层更加强势,从而双方更难找到契合点。”  对于国企改制的方向,杨建文称,不能因为家化与平安目前所出现的矛盾而否定,其改制成果也不应被否定;但这也给国企改制提了个醒,除了承诺条款的问题,国企管理层必须要适应改制后的角色变化,对分歧不应采取过激的应对方式,“所有者与管理者之间一旦出现矛盾,无论怎样解决,都必须付出代价,影响企业发展。”

alevel补课

alevel辅导培训机构

英国alevel是什么

培训ale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