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用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宝宝接种疫苗反被种下了小儿麻痹症【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9:09:43 阅读: 来源:矿用风机厂家

【健康讯 2016年6月24日】健康资讯频道为您提供全面健康资讯,用药知识等健康相关资讯,致力于为广大用户提供最优质最全面的健康资讯,为用户的健康保驾护航!

在军军62天时,妈妈带他去接种了预防脊髓灰质炎的疫苗,没想到种下的却是噩梦。因为这次接种,他的身体从此与这种可怕的病症紧紧相连。他还不到3岁,却要经历着反复治疗和无休止、痛苦的康复训练。家人费劲周折,最终弄清了给孩子带来痛苦的元凶,就是那次接种,他被确定为预防接种不良反应,麻痹型脊髓灰质炎疑似病例成立。两年多来,懵懂的军军并不知道自己身体遭受的悲剧,他还想普通孩子一样,受到家人的精心呵护,可是对于军军妈妈谢女士来说,她想要给自己孩子今后残缺的人生讨个说法。

被种下的噩梦

接种预防疫苗竟然患上了这种病

2014年3月4日,再普通不过的日子。这一天,卫生防疫部门要求家长给孩子接种疫苗。军军已经有过两次接种经验,“孩子不害怕,很听话的。”

当天铜山区大许镇卫生院还来了不少带孩子的家长,“说实话,我对这些疫苗知识不太懂,也没人跟我们说,我想上面要求的,总不会有问题。”谢女士至今为自己的疏忽悔恨不已,她是看着孩子服下了糖丸——“液体脊灰疫苗”第一剂。

噩梦开始了。3月15日,军军出现了低烧,几天治疗下来,烧是退了。到3月18日,谢女士又发现军军的右胳膊、两条腿经常长时间不动,孩子精神状态也不好。她赶紧将孩子送到徐州儿童医院,当时的入院体检显示:军军右上肢和双下肢张力偏低,右上肢肌力一级,右下肢肌力一级,左下肢肌力二级,膝反射未引出……跳过这些专业术语,几个字眼让谢女士看得心惊肉跳:急性迟缓性瘫痪,原因待查,其中一项是,脊髓炎。

军军一入院就被作出病重、一级护理的治疗。经过一段时间医治,医院说,孩子病情严重,建议家长转院到更加专业的医院继续治疗。

姗姗来迟的真相

两份结论不同的鉴定报告

军军相继被家人带到北京、上海等医院治疗,他的怪病也很快确诊:脊髓灰质炎,即大家常说的小儿麻痹症。

孩子刚刚接种了预防疫苗,怎么反而患上了这种病。巨大的疑问让谢女士找到了接种单位——铜山大许镇卫生院。工作人员答复,疫苗没有任何问题,接种人员也是专业医生,“不可能是因为接种原因患病,况且那么多孩子都接种,也没一个出现问题的。”谢女士不服,当年6月8日,向铜山区卫生局提出接种异常反映调查诊断申请,铜山区相关部门随后组织安排了专家组进行了集中诊断。

第一次的调查结论让谢女士大失所望,专家们的意见是孩子的肌力表现为:双上肢肌力达到四级、右下肢肌力二级、左下肢肌力三级,(普通人数据一般均在五级),且接种疫苗使用、保存合规,接种医院及人员具备资质,接种过程未出现差错。专家组认为,不能确定该儿童急性迟缓性麻痹症与此次接种脊灰疫苗相关。

谢女士当然无法接受这样的结论,几经辗转,她多次向省相关部门再次提请鉴定。一直到当年9月25日,经由省卫生部门委托,徐州医学会组织了专家组重新鉴定。这一次专家组做出新的鉴定结论:患儿诊断为疫苗相关麻痹型脊髓灰质炎疑似病例成立。根据《预防接种异常反应鉴定办法》《预防接种工作规范》,本例属于预防接种异常反应,参照《医疗事故分级标准》,损害程度为二级乙等。

面对新的鉴定结论,大许镇卫生院表示没有异议。

他一辈子要进行康复训练

从噩梦开始的那一刻,注定了军军被改变的童年。自从被送入医院之后,他再不能像其他小朋友一样健康成长,两年多时间里,军军始终在求医、康复训练中度过。

“他的右腿功能几乎完全丧失,脊柱侧弯,右胸部有凹陷,右腿、右臂都比左边部分细小。”谢女士告诉记者,孩子的右腿外扩、膝关节错位,只要下地,就要靠着支架支撑,“他现在右腿已经比左腿短了一厘米,随着身体发育,两条腿的落差还会继续加大。”

即便有了支架,军军也仅能够由人扶着站立,平时孩子的生活几乎都是匍匐地上。为此,谢女士将家里大部分地面都铺上了爬行垫,所有家具都做了垫子,防治孩子意外碰触受伤。别的孩子从爬行到行走,而军军每天都只能在地上艰难爬行,“就是他爬的时候,也让我看得揪心,因为他只能左腿使劲,右腿似乎只是身上的累赘。”

除此之外,军军要接受无休止的痛苦的康复训练,处理理疗仪器外,他的右肢部分每天要扎满针,疏通神经脉络。平时,为了保证右肢部分的温度,即便夏天,孩子也要穿上长衣长衫,套上厚厚的护膝,而在春秋冬三季里,孩子的腿上都要绑着暖宝宝,“孩子要一天24小时地绑着,每当他因不舒服哭闹时,我只能一边安慰一边将暖宝宝更换到其他位置。”

最让谢女士痛苦的是,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异样,“他觉得自己生来就是这样,”每次出门时,孩子都被固定在特质推车上,“他一看到别的小朋友蹦蹦跳跳,就会兴奋地要爬出推车,经常会哇哇大哭,他觉得自己应该去跟大家一起玩耍。”

然而,医生的一次次诊断,像是一把把锤子,击碎了谢女士一家所有的幻想,孩子的恢复程度非常不理想。谢女士加入了很多类似病例的QQ群,各项指标显示,军军的症状是群里最严重的,“医生说孩子今后康复训练效果不容乐观。”

政府想一次性补偿,家人更想有保障

孩子遭受的痛苦让谢女士一家非常愤怒,照顾军军同时,她开始了艰难的维权之路。谢女士表示,两年多来,就责任和赔偿问题,她已记不清跟相关部门多少次的艰难角力。

到今年年初,双方多次拉锯战之后,谢女士被告知省相关部门按照此类病情,给予了谢女士最高标准赔偿金,剩下一部分应由当地相关部门赔偿。可是,由铜山区政府牵头的协调小组,却一次次与谢女士提出的要求背道而驰。

“他们一开始的补偿金额还不到省里标准的十分之一,即便前不久提出的补偿金达到100余万元,也是最近类似病例中的最低金额。”不过,真正让谢女士不满意的,是铜山政府相关部门提出的处理方式,对方想要一次性补偿方式了解此事。“我并不是要求他们补偿多少款项,而是希望他们能给孩子今后生活提供保障。”谢女士表示,孩子的残疾是伴随终身的,今后他的生活都将遭遇到数不清的困难,“他马上到了入幼儿园年龄,可是我打听过,根本没有一家幼儿园愿意接收这样的孩子。”谢女士告诉记者,她即将40岁,原本和丈

道友请留步

疾风勇者传百度版

异能少年在都市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