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用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张丁元佳士得香港今春夜场聚焦亚洲抽象中国当代艺术比重创新低手表

发布时间:2019-11-18 14:56:11 阅读: 来源:矿用风机厂家

张丁元:佳士得香港今春夜场聚焦亚洲抽象 中国当代艺术比重创新低

赵无极《12.04.60》

佳士得香港春拍首日的亚洲20世纪与当代艺术夜场,将于5月30日如期举槌。拍前笔者请佳士得亚洲区副主席、亚洲20世纪与当代艺术主管张丁元对这次夜拍作了拍前点评。

聚焦亚洲抽象艺术

他指出,这次夜场拍卖确实侧重一个亚洲抽象艺术的主题。亚洲艺术的独特性在哪里?这是一个焦点,包括观众、艺评人与美术馆馆长,都在尝试解释这个问题。而他的经验是,这个问题在不同的阶段会有好多不同的解释,而这次夜拍聚焦亚洲抽象,就是一种解释方式。

他认为,从20世纪初抽象在欧洲的发展,到战后整个抽象艺术潮流以美国的抽象表现主义为重镇,亚洲艺术家是参与者。从赵无极、朱德群,再到日本的具体派,到韩国的单色画,在同样的范畴、同样的风格中比较,刚好可以解释亚洲艺术与西方艺术的不同。

赵无极:表现五行

他认为,赵无极、朱德群受中国绘画的影响。如赵无极的«12.04.60»,与宋代风景有的一比。看原作有特别的活力,色彩的变化带来运动感、生命感。不像西方的风景画,是自然面貌的表达,以自然为基础,他的作品所表达的是中国的概念,也就是五行。那么,该怎么表达五行中的“火”?那种源源不断的力量、光和热怎么表达?是难度很高的命题。他表示,西方的画家画空间和色块,但最喜欢画的是对时间的揣摩。而赵无极画的是能源,怎么表达力量,表达五行,回到了一个形而上的问题。

无独有偶,朱德群是也要捕捉风景,时间凝固的一种视觉经验,如画雪景,又分大雪迷蒙的;还有初春时节,雪将要化开。这就可以回答,抽象能否超越具象?透过色彩、造型、画家对色彩有音乐一样的感觉。

日韩抽象艺术成为焦点

他指出,日本具体画派比较特别,重点在于研究物质与人的关系。希望创造一种前所未有的视觉经验。打破绘画的特质,抱着一种实验精神。如白发一雄用脚作画而非用手,实现视觉感的超越。而韩国单色画,色彩运用到最简单,用纯粹的单色表达,和西方艺术家的抽象不太一样,可以直接对谈。强调亚洲艺术的独特性的立足点。先讲同跟不同。这次夜拍的切入点。

他还透露,日本具体派与韩国单色画,三四年前就在考虑如何引入夜拍,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点。他们瞄准的是西方藏家,希望将他们引进亚洲艺术市场。他认为,具体派战后在欧洲和美国都介绍过,在美术史上得到认可。可以跟西方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同时间做一个相比的探讨,展开大规模的东西方艺术对谈。可惜当年虽然已引起关注,但被日本泡沫经济埋没。

他还表示,从2008-2009年,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的价位一直不断创新高,已经影响到亚洲的市场,这两年西方艺术也热到一个程度了,说明差不多目前就是一个合适的时机点。这是一个机会,可以跟亚洲市场合并,也符合我们的需求,探讨亚洲艺术与西方艺术的异同,进行东西方艺术价值上的对谈。所以他们在去年秋拍试水,结果市场反响非常好,有的作品成交价比估价翻番。

常玉静物有禅意

他还专门经受了常玉的作品«蓝色辰星 (菊花与玻璃瓶)»,指出从不同的角度和距离看会有不同的观感。虽然是画静物,却表现了西方现代主义对色彩、光线、结构的看法:首先看光源;如伦勃朗的作品,会交代光的来龙去脉;但常玉的作品是自体发光。因为中国画并不讨论光的问题;常玉在色彩怎么表达?让花瓶和花自己发光,解决了光源的问题;其次是结构,在点线面的结构上做了一个很有趣的布局,有似而不似的一种感觉,一种超写实的东西。花朵的枝杈的长势是逆长的,从不同的角度看,花的数量会有增减。着形成一种空间动感,还有平面与立体的感觉。西方作品中有类似效果的是梵高的“星夜”。

常玉佳作《蓝色辰星(菊花与玻璃瓶)》

他指出,常玉的杰作表明,中国现代艺术家如何在了解西方艺术之后,再创造一个新的形式。而这一点并不普遍被理解。佳士得正在尝试用一种架构让观众去理解,这就是我们的夜场的意义。

中国当代艺术比重创新低

他还指出,这次夜拍中国部分比例创新低,94件作品选了36件,略高于三分之一。因为挑选很严格。作品挑选最精彩的,呈现一部浓缩的、精简版的美术史。拍卖市场不需要规模,而是要精选。关注的是价值所在,重点在哪里?价值点在哪里?

至于入选的中国艺术家,他指出了一个重要的倾向:这批艺术家进入到绘画性、类抽象性追求的阶段,而过去入选的艺术家,只是符号性、标志性的阶段。从画种看,抽象艺术理解最困难,也最容易。是一种很直接的情感,看你怎么解释他。你是理解主题,还是寻求一种感觉?

他表示,目前中国当代艺术正在面临转型,对夜场带来严峻的挑战。不过他认为这是必然的结果。艺术家在创造一种新的视觉经验,要符合时代性,符合社会状态,所以本来就会变。他们也一直在寻找新的视觉经验,但这种创新有没有持久性?他强调这本来就是美术的宿命:既要创新,又要有持久性。反过来说,艺术家的个性探索也会遇冷,但会有时间点回归。问题是我们都要再审视一个时间点。

冷与热的变化,也表现为藏家感兴趣或不感兴趣。他指出,每个市场阶段,都会有新买家不断进来,在交换一种新的价值观。让他们在一段时间里一直保持能量和兴奋。这次日韩抽象推出他比较乐观的,因为价位比较低,对新买家不构成压力,品质又不错。近年来价格有变化,但还不到翻倍的程度。而且,所有的拍卖公司都进入了这个风潮里。他还强调,这种动向,对正在调整中的内地特别是上海的抽象艺术家带来重新评价、重新定价的机会。

卡地亚手表维修

三维动画制作培训

西安宣传片制作

雷达手表售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