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用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爱立信要找一个门外汉来完成自我救赎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19:23 阅读: 来源:矿用风机厂家

近日,据路透社报道,知情人士透露,举步维艰的电信设备巨头爱立信可能会聘请一位没有电信行业从业经验的“门外汉”来做 CEO。

这个人就是现任瑞典国防设备公司萨博(SAAB)的 CEO Hakan Buskhe。今年 52 岁的 Hakan Buskhe 虽然此前并没有接触过电信行业,但却拥有非常丰富的科技圈从业经验。在欧盟国防预算缩减时期,他曾通过扩大国际触角一举扭转了萨博公司的颓势,并与巴西等新兴经济体签订了大规模的战斗机出口协议。此外,Hakan Buskhe 与 Investor 公司的董事长也私交甚好,而Investor同时持有萨博和爱立信的大量股份。

爱立信公司的董事长 Leif Johansson 近日在公开讲话中也透露了相关信息,他说:

“新的 CEO 必须是强大的领导者,要理解科技,并且还要拥有一流的战略眼光。”

媒体将这一表态解读为对 Hakan Buskhe 任命的默许,甚至还有瑞典当地媒体撰写了一篇题为《萨博的老板能拯救爱立信吗?》的专栏文章来分析此事。

不过目前为止,当事各方均为对此置评。

事实上,自从前任 CEO Hans Vestberg 今年 7 月份离职之后,爱立信一直没有确定正式的继任者。而且随着公司业务的持续下滑,部分候选人已经放弃了与爱立信的进一步接触,该公司的危机正在加剧。

危机

据 10 月初爱立信发布的声明显示,该公司在今年第三季度的营收将同比下滑 14% 至511亿瑞典克朗(约合58亿美元),创下了10多年来的最大跌幅。毛利率方面也将从去年同期的 34% 萎缩至 28% ,创下自5年多来的最低值。这两项指标均低于分析师此前的预期。此外,爱立信对营业利润的预期更是低得离谱,声明显示第三季度该公司的利润只能达到 3 亿克朗,较去年同期的 51 亿克朗下滑 93% 之多。

受业绩的影响,爱立信的股价也一路走低。截止上周三收盘,该公司的股价暴跌 16% ,创下了自 2007 年 10 月份以来的最大跌幅。而且如果截止当日计算的话,爱立信的整体股价在 2016 年之内已经累计下跌了 25% 之多。

除了业绩和股价,连续的大规模裁员也加深了外界对爱立信未来命运的质疑。

今年 10 月 4 日,爱立信宣布为了“减能增效”将实施裁员。这一计划共计裁撤了 3900 名爱立信瑞典公司员工,其中约 3000 人来自制造、研发和其他部门,另外 900人为咨询人员。当时爱立信瑞典公司的员工总数约为 1.5 万人,这一计划相当于裁掉了总数的五分之一。

实际上,爱立信的“减能增效”计划由来已久。早在 2014 年爱立信就宣布过一项涉及金额高达 11 亿美元的成本消减计划。作为该计划的一部分,2015 年 3 月爱立信瑞典公司曾裁撤了 2000 多名员工。

原因和转型

对于业绩持续下滑的原因,爱立信有着自己的看法。该公司一名发言人曾在记者会上表示:

“销售额下滑的主因是受到疲软经济体的拖累,例如欧洲、中东以及俄罗斯,这些地区的运营商在投资数十亿美元建设 4G 网络之后,现在正在控制成本。”

这么解释显然有点避重就轻了,业内普遍认为造成爱立信业绩下滑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业务转型的失败和友商激烈的竞争。

一直以来,爱立信都是无线通信领域知名的解决方案提供商,但可惜的是只限于无线领域。除了无线之外,在包括光传输、IP 设备、固网宽带等电信行业其他的分支业务内几乎都看不到爱立信的身影,这些领域被思科、华为和中兴等厂商牢牢掌控着。

面对一条腿走路的窘境,爱立信其实一直在寻求着其他业务点的突破,但均未能获得成功。2005年和2006年,爱立信分别收购了光通信设备公司马可尼和路由器厂商 Redback,意图在光通信和 IP 设备领域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但先后被华为和思科击败。目前华为占到了整个光通信市场超过 50% 的份额,在 IP 设备领域思科也一直领先于爱立信。

除此之外,近年来爱立信还在向着软件支撑和网络运维等方面转型,其中一个重要的转型方式就是将原来由运营商自有人员进行的网络维护工作外包给爱立信来做。通过这种模式,运营商方面实现了减员增效,爱立信也得以获得运营商支付的代维费用来创造新的业绩增长点。

根据年报,在2015年中爱立信共计在 100 个左右的国家为超过 10 亿规模的用户网络提供了代维服务,成绩骄人。但代价却是爱立信为此维持着高达 6 万多名的专家级服务团队,这一数字占据了公司员工总数的 57%,而公司的研发工程师团队却只有区区两万多人,占比仅为20%。

这一尴尬的比例意味着曾经依靠技术研发能力走在世界前列的爱立信竟然变成了一家运维公司。并且,过于庞大的运维人员一方面加重了爱立信的人力成本,挤占了技术研发上的投入,而且由于运维业务本身利润率的低下,总体上也并没有为爱立信带来很大的营收改善。更关键的是,长此以往造成技术研发上的落后,这将对爱立信造成更大的危机。

也许爱立信自己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在今年4月底该公司宣布了一项新的公司架构调整方案。

根据这项方案,爱立信新的组织架构将包括:网络产品部,网络服务部,IT & Cloud 产品部,IT & Cloud 服务部,一个媒体业务部,以及一个特设的行业与社会客户业务部。其中重要的转变就是将原来占据优势的“网络管理服务部”拆分为网络产品和网络服务两个部门,此外还增设了两个 IT & Cloud 部门,以及一个专门面向行业与社会客户的客户服务部。

意图很明显,爱立信打算就此削弱此前的运维业务,向着定制化、云化和 IT 化演进。就像前任 CEO Hans Vestberg 公开表态的那样:

“我们将创建一个更加精简、更加目标驱动的组织,以满足不同客户群的需求,更快地捕捉市场机会。5G、物联网(IoT)和云正在驱动产业发展迈上新台阶,现在正是调整的最佳时机。”

不过可惜的是 Hans Vestberg 刚宣布完这项决定不久就离职了。

未来,搞国防科技的 Hakan Buskhe 是否能最终成为爱立信的新任 CEO 还无法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对于这家经历过百年沧桑的电信巨头来说,想重振旗鼓可一点都不容易。

相关阅读:

向华为低头?爱立信要大规模裁员转型了

爱立信裁员1700人,华为已坐稳老大位置?

CC霜价格

车载电视

体质测试仪器价格

HIPS再生料批发